热线电话:15201521510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最新文章

南宁,以拆违代拆迁频发—— 户口迁出,原宅基地使用权仍然享有 未经规划审批,拆旧建新合法性不能否认


【案情简介】

2015年4月2日兴宁区政府以当事人黄某建设于南宁市兴宁区大鸡村(该村曾发生奔驰车主余顺驾车冲撞强拆人员被控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一栋砖混结构的房屋属于违法建设为由,组织人员对涉案房屋实施强拆,并拒绝予以任何赔偿或补偿。且强拆时并没有对屋内财物进行清点造册并搬离登记,给黄某造成严重的经济损失。为此黄某找到北京新翰律师事务所委托王喜龙律师为其维权。

律师在做了大量工作后了解到,黄某是南宁市兴宁区人,1987年黄某户口迁出该村成为城市居民,2007年,在未办理规划审批手续情况下,黄某对位于该村的祖宅进行翻建和扩建。

2011年,兴宁区政府报经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政府批准,对该村宅基地实施了征收。2013年9月29日,兴宁区城管局以涉案房屋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为由,向黄某作出《限期拆除决定书》并张贴于涉案房屋门边上。并于2014年11月13日作出《强制拆除决定书》张贴于涉案房屋门边上,同时决定“南宁市兴宁区人民政府对该处违法建设的建(构)筑物实施强制拆除”,2015年4月2日,被告组织人员对涉案房屋实施强拆。

在王喜龙律师的帮助下,黄某于2016年3月3日提起行政诉讼,在经历了一审以超出起诉期限驳回起诉;二审撤销一审裁定,指令原审法院继续审理后,最终得到了胜诉判决,兴宁区政府的强拆行为被确认违法,黄某的各项损失得到赔偿。

【判决结果】

一、被告南宁市兴宁区人民政府于2015年4月2日组织人员对原告黄凤基建设位于南宁市兴宁区大鸡村二队350号砖混房屋(编号13G170号)实施的强制拆除行为违法。

二、被告南宁市兴宁区人民政府赔偿给原告黄凤基房屋建筑、装修和屋内财物的直接损失68.8485万元,该款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付清

【判决理由】

行政诉讼制度是一种有效监督行政机关依法行使职权的方式,对于保护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合法权益具有重要意义和作用。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二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的规定,法人或其他组织认为行政机关和行政机关工作人员的行政行为侵犯其合法权益,有权依法提起行政诉讼。

本案中,自治区高院作出的(2018)桂行终430号行政裁定书,是发生法律效力的裁判文书;该裁定已经明确本案被诉行政行为是被告兴区政府于2015年4月2日对涉案建筑的强制拆除行为,黄某提起本案诉讼未超过2年起诉期限。据此、对兴宁区政府坚持提出被诉强拆行为是兴宁区城管局所为,黄某超过起诉期限提起本案诉讼的抗辩主张,不能得到支持

一、关于被诉强拆行为的合法性问题。

首先,从行政主体的职权来看,不同的行政主体有着不同的行政职权范围,行政主体应当严格遵照法律、法规的授权范围履行职务,不得越权行政,否则属于违法行政;本案中,兴宁区城管局是兴宁区政府的下属部门,兴宁区城管局作出的《强制拆除决定书》中,决定内容为“南宁市兴宁区人民政府对该处违法建设的建(构)筑物实施制拆除”,这明显超越其行政职权的范围,构成越权行为;兴宁区政府更是不能依据下属部门越权作出的《强制拆除决定书》,对涉案房屋实施被诉强折行为

其次,从行政行为的内容来看,行政行为的内容应当符合法律宗旨、法律原则和法律规范,防止适用法律法规错滥用行政权和草率行政的违法行政行为发生,本案中兴宁区城管局仅以涉案房屋末向城乡规划主管部门申请办理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为由,在尚未查清涉案房屋是否存在“尚可采取改正措施消除对规划实施的影响的情形,即对涉案房屋作出强拆决定,是对违法建设事实的调查不清,证据不足;兴宁区城管局仅此作出的《强制拆除决定书》。与《中人民共和国城乡規划法》第六十四条的规定内容并不相符

最后,从行政行为的程序上看,本案被诉强拆行为涉及的文书送达所采取的张贴模式,并不符合法律规定的送达方式,且被诉强拆行为还存在有法定公告程序的缺失,因此构成严重的程序违法

二、关于涉案行政赔偿范围和标准的问题

行政赔偿范围是指国家对国家行政机关及其工作人员的哪些行政行为造成的损害予以赔偿,对哪些行政行为造成的损害不予赔偿,即国家承担行政赔偿责任的范国,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四条第一款第(四)项,《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第四十一条的规定,兴宁区政府违法实施的被诉强拆行为属于行政賠偿范围之内之内,应当就此向黄某承担相应的行政賠偿责任

涉案房屋系位于农村宅基地上的房屋,根据我国现行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虽然农村宅基地的使用主体具有特定性(即农村宅基地仅限于本集体经济组织的成员享有使用权),但是并不因此排斥集体经济组织成员之外的主体可以对农村宅基地上的房屋享有所有权、例如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身份变更之后仍对房屋所有权的享有,或者集休经济组织成员之外的主体因继承所得房屋等情况发生之时:此外,在判断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主体资格时,不应仅限于当事人的户籍登记情况,还应当结合当事人对集体经济组织章程的履行情况加以判断。本案当中,黄某的户籍关系是于1987年9月迁出该村,说明黄某于1987年9月之前系该村村民而对涉案房屋宅基地享有使用权,或者说黄某对涉案房屋宅基地使用权的初始取得具有合法性;兴宁区政府仅以黄某户籍幕迁出该村为由,在尚未查明黄某对集体经济组织章程的履行情况之前,即全盘否定黄某对涉案房屋宅基地使用权的合法性,不能得到支持,鉴于于黄某所作《关于房屋情况说明》获得该村村委会批注并加盖公章认可,黄某拆旧建新的行为始于2007年1月间,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2008年1月1日起施行之前,亦在南宁市国土资源局2011年6月13日发布南国土征预(2011)125号《南宁市国土资源局关于武警广西边防总队办公管房用地项目征收士地预公告》之前,明显不构成征地前的“抢建”行为,因此对黄某提出涉案房屋存在历史遗留问题的主张,予以支持;根据《广西壮族自治区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办法》第四十五条、《广西壮族治区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改进农村宅基地审批管理的意见(桂政办发(2014)122号)》第四条第二款的规定,应当对原告除却农村宅基地使用权益后的涉案房屋所有权予以确认

本案中,兴宁区政府违法实施被诉强拆行为行为时,没有对涉案房屋内的财产进行清点造册并搬离登记,不仅造成黄某的涉案房屋建筑及装修损失,还导致屋内财物损失的发生,且违法实施被诉强拆行为是造成涉案房屋及其屋内财物损头的主要原因,应当承担主要责任。

【律师分析】

实践中,政府以违建的名义进行强拆的案例越来越多,拆除违法建筑是为了打击违反法律私自建造的行为,关于违建的认定有着严格的法律标准,在农村翻建自建扩建的现象很是常见,此外因历史遗留的问题,许多房屋并没有现行法律所要求的房屋权属证明、也没有办理相关的审批手续,因此在认定违建的同时,应当全面考虑,不能仅因没有办理相关的审批手续,即全盘否定其合法性,此外,虽户宅基地的使用主体具有特殊性,但户口迁出对于原有宅基地使用权的确认,不应仅限于当事人的户籍登记情况,从而认定该宅基地上所建房屋就是违建。

 

 

 

 


分享到: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9-07-26 10:47:20  【打印此页】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