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线电话:15201521510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最新文章

以限制人身自由为要挟,强迫被征收人签订补偿协议是否有效

          1999年5月,纪先生是河北省邯郸市人,在本市拥有一套商品房。2010年10月,上述房屋被列入拆迁范围。经双方多次谈判,由于就拆迁安置补偿条件以及拆迁补偿安置款项的数额一直存有争议,纪先生并未能与拆迁人达成《拆迁安置补偿协议》。

          2011年3月,纪先生收到河北省邯郸市某区城市综合管理执法处向其发出的通知,通知其到邯郸市某区某商务中心协商本次房屋拆迁事宜,该通知并未加盖任何公章,纪先生虽心存疑惑,但是为了及时解决拆迁补偿问题按时到达了通知上指定地点后,等待纪先生的并无政府人员,而是一些不明身份的人员,他们搜走纪先生的手机并强行扣留了其本人,威胁其签署已经制作好的空白的《拆迁安置补偿协议》。纪先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虽暗自后悔自己的鲁莽,但最后还是在空白的《拆迁安置补偿协议书》上签了字也签署了时间。纪先生脱困后,第一时间报警求助,公安机关予以立案后,一直未有任何进展。2011年4月,纪先生收到了《限期搬离或自行拆除房屋通知书》,要求其限期搬离其居住的房屋,履行《拆迁安置补偿协议》上约定的被拆迁人义务。

          律师介入后以委托人的名义,针对该份《限期搬离或自行拆除房屋通知书》提起行政复议。2011年5月,复议机关做出了维持的《行政复议决定》。

          在此期间代理律师一直持续跟进被害人纪先生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的案件,通过与公安机关的沟通获悉,虽然公安机关并未侦破案件,但取得了事发时间及地点的少量监控录像这一重要的视听证据,监控录像可以显示纪先生于2011年3月19日上午9时进入该商业中心,直到次日6时纪先生才被两陌生男子带出该中心,而纪先生的报警时间就是当日7时左右。

          代理律师拿到《拆迁安置补偿协议》的复印件后,第一时间向河北省邯郸市某区人民法院提起了诉讼,以本案原告级先生收到胁迫为由要求撤销《拆迁安置补偿协议》,最终法院受理此案,并调取了前述监控录像,在该案宣判前,拆迁公司的人员在庭下主动找到了纪先生,最终双方重新签订了《拆迁安置补偿协议》。

法律分析:

          本案的关键是:以限制人身自由的方式方法强迫被征收人签订《拆迁安置补偿协议》是否有效。《拆迁安置补偿协议》是双方以平等身份缔结的关于财产所有与补偿权利义务的民事法律行为的一致合意,该种合意具备了合同法规定的合同要素,应受到《合同法》的保护。

          合同是平等主体的自然人、法人、其他组织之间设立、变更、终止民事权利义务关系的协议。合同有以下构成要件:第一,合同是两个以上法律地位平等,一方不得将自己的意志强加给另一方。第二,合同相对人依法享有自愿订立合同的权利,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非法干预,强调的是合同订立过程中相对人以自己的自愿意识,与相对人达成一致的意思表示。第三,合同应当符合法定的生效与形式要件。我国合同法规定:一方以欺诈、胁迫的手段或者乘人之危,是对方在违背真实意思的情况下订立的合同,受损害方有权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变更或者撤销。而本案是典型的当事人收到了胁迫,从而签署了不平等的合同。虽然本案中的《拆迁安置补偿协议》在形式上符合法律规定,但其实质并非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而是受到胁迫所为。



标签:   拆迁补偿
分享到: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7-06-08 18:35:54  【打印此页】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