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线电话:15201521510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最新文章

投资贷款利息损失等费用是否可以认定为行政赔偿诉讼中的直接损失

 

一是关于“投资贷款利息损失”首先,行政机关依法收取的相关规费属于赔偿请求人的部分投资,由于赔偿义务机关未及时作出项目审批致使赔偿请求人无法全面开工、长期处于不确定期待之中,赔偿请求人赔偿义务机关延误之过错而针对此部分费用的利息提出赔偿要求,具有合理性。

 

二、赔偿请求人审理期间向多个部门缴纳的用地报批费、代上缴省新增建设用地土地有偿使用费、土地征用款、青苗补助款、土地管理费、开垦费、测绘费、征地社保基金、森林植被恢复费、地质评估费、环保技术服务费、规划设计费、折抵指标费、耕地占用税等大量费用是否属于直接损失。

 

这部分费用所产生的利息有必要纳入《国家赔偿法》第三十六条第八项规定的“对财产权造成其他损害的,按照直接损失给予赔偿”之“直接损失”范围。国家赔偿制度设立的初衷,在于弥补公民因国家行政权或者司法权的违法运用而遭受的损失。要最大程度地发挥《国家赔偿法》在维护和救济因受到国家公权力不法侵害的行政相对人的合法权益方面的功能与作用,理解上述“直接损失”涉及利息计算问题时不宜仅限于《国家赔偿法》第三十六条第七项有关“返还执行的罚款或者罚金、追缴或者没收的金钱,解除冻结的存款或者汇款”,还有必要延及类似本案因行政不作为所产生的以行政缴费形式所投资金的利息计算。上述规费虽非赔偿义务机关直接收取,缴纳后自身也不直接产生利息,但正是由于赔偿义务机关长期不履责,致使赔偿请求人向公权力机关支出大笔费用后却无法正常开展建设,以缴费方式投入的资金无法产生效益,由此对这部分因滞延审批造成的经济损失可通过对已纳入公共资金的前期投资计息之方式给予赔偿,在此意义上能够架构行政法上的因果关系,应视为投资人投资的直接损失。

 

本院重申,对《国家赔偿法》有关“直接损失”的准确理解,有利于防止实践中不当限缩赔偿义务机关应当承担的国家赔偿责任,厘清不作为情形下的行政赔偿范围,以减少纠纷,统一裁判尺度,彰显“有权必有责,用权受监督,侵权要赔偿”的法治理念。

 

本文观点出自: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行政裁定书(2017)最高法行赔申2号

 


分享到: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20-06-08 13:29:57  【打印此页】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