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线电话:15201521510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胜诉公告

王春刚律师无罪辩护成功: 一起因替人装修引发的故意毁坏财物案

   

【案情简介】

 

一段无产权连廊连接两幢不同产权人的商住楼,因归属情况约定不明,装修公司老板为其中一户业主装修,却给自己惹上了刑事官司。

2008年,鲁某与于某在大连经济技术开发区合作开发两栋商品楼并建设了连接两楼之间的无产权连廊,后二人约定1号楼为鲁某所有,2号楼为于某所有,并办理了产权登记,于某口头答应连接两楼之间的违建连廊归鲁某使用。2014年5月,于某将其所有的2号楼连同无产权连廊出售给了李某,同年8月,李某又将2号楼连同无产权连廊出租给付某经营洗浴中心。2015年6月,鲁某委托王某的装修公司对1号楼及无产权连廊进行装修用于经营酒店。后李某等人因1号楼与2号楼之同无产权连廊归属问题提出质疑,王某认为鲁某作为业主已经明确表示无产权连廊归其所有,其只是受业主鲁某委托进行施工,遂于同年8月,王某为装修施工的需要而对对无产权连廊中间的墙面采取砸墙、拆门等措施。洗浴中心付某等人因此报警。王某因涉嫌故意毁坏财物罪被逮捕,几经周折,最终,王某案件被起诉至大连经济开发区人民法院。

本案在王春刚律师的努力下,虽然一审王某被判无罪后检察机关提出抗诉,在经过发回重审后,2019年7月,终于等来法院判决。

   【判决结果】

    一、被告人王某无罪。

二、驳回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汝某等人的诉讼请求

 

【判决理由】

 

   (一)、关于王某是否具有毁坏他人财物的故意;概括性主观故意是指行为人对于认识的具体内容并不明确,但明知自已的行为会发生危害社会的结果,而希望或者放任结果发生的心理态度.具体到毁财行为中,主观故意分为认识因素和意志因素,认知故意,仅在于认识因素不明确,即行为人对毁坏的具体财物的数量、特征等不够明确,只有笼统的认识,但是行为人的意志因素是明确的,即希望或放任对他人的财产进行毁坏。本案中,通过在案证据分析,现有连廊的使用权存在法律争议,王某授意崔某砸墙虽然不能排除系行使物权自救行为的可能性,但是其对砸墙必然会导致墙内他人物品被损坏的结果应当是明知的,在现有证据无法排除王某对墙内他人物品被损坏持放任态度的可能时,王某故意毁财的意志因素成立。

(二)、关于财产损失数额。本案中价格鉴定结论所依据的检材并不是现场勘查资料,而是公安机关提交的由被害人付营填写的财产损失明细表,不客观、不真实,不能作为认定本案财产损失的证据。首先,鉴定结论必须经过查证属实,才能作为定案根据。本案中,公诉机关依据价格鉴定,确定本案毁损物品价值96726,60元,并以此认定王某毁财数额巨大,经查,价格认证中心出具的价格鉴定结论书存在重大瑕疵。其一,价格认证中心的工作人员出庭证明,价格鉴定依据是公安机关出具的价鉴定委托明细表,其中鉴定标的物品名称、规格型号、数量、基准日、新旧程度均由公安机关确定,鉴定中心只负责对表中载明物品的市场零售价格进行鉴定,不鉴定损失价格;其二,公诉机关在二审时补充提交了《故意毁坏财物案现场勘验检查情况说明函》及损坏物品明细表五张,可以证明前述价格鉴定委托明细表的内容来自财产损失明细表,该表显示损失物品名称、规格数量多数来自“被害人提供”,其余来自公安机关“估算”据被害人付营陈述,案发后公安机关给其一张表,是其把损失情况填上去的。但被害人付某是否向公安机关提供损失明细表、如提供何时提供,公安机关核实不清;其三,价格鉴定委托明细表中关于鉴定标的名称、规格型号、数量,与被害人付某陈述的财物毁损种类不完全一致,与公诉机关在二审时补充提交的现场勘验笔录载明的损失情况也不完全一致,无法确定鉴定结论所依据的基础材料的真实性、客观性。故价格认证中心作出的《价格鉴定结论书》不能作为认定本案财物损失数额的依据。

(三)、本案宣告无罪的关键辩点。现场勘验检查笔录不具有真实性、合法性,不能作为刑事诉讼中的新证据予以采信且该证据也不能达到对价格鉴定结论进行补强的目的。本案系涉嫌故意毁坏财物的案件,现场勘验检查笔录明显应为认定犯罪事实中非常重要的证据,对于案件的定性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而经过辩护人申请现场勘验检查的人民警察出庭接受询问,法庭澄清了公安机关在进行现场勘验检查时,未在第一时间对案发现场采取有效的警戒、封闭措施,现场确有其他无关人员走动,勘验检查笔录形成后,公诉机关未在原一审中提交该份证据,而是在抗诉后进行了补充提交,同时,经过王春刚律师向出庭办案警察发问,证实了在进行所谓的现场勘验检查时,两位办案人员对在现场勘验检查笔录上签字的“见证人”并不认识,称只是在现场临时找了一个人进行见证,明显不符合相关规定,不能证实“笔录”内容及现场勘验过程的客观性。

因此,结合全案事实,亦根据刑事诉讼法存疑有利于被告人的原则,犯罪事实存在与否在证据上尚有合理怀疑时,应作出有利于被告人的推定,本案中认定现场勘验检查笔录的证明力应倾向于被告人。

综上,法院判决认为,无法证明被毁坏财物的数额,且案发现场已经恢复,重新启动鉴定程序已不具备可能性。公诉机关关于王某犯故意毁坏财物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指控罪名不能成立,辩护人的主要辩护意见被法院全部采信。

关于附带民事诉讼部分。鉴于付某主张财物损失10万元的证据是价格鉴定结论书、价格鉴定明细表、现场勘验笔录、损坏物品明细,而价格鉴定结论书、价格鉴定明细表、损坏物品明细表同前所述不能作为认定财物损失数额的依据,现场勘验笔录只能证明现场的状况,也不能准确认定财物损失的种类和数额。另,付某主张的停业期间房租损失180万元、人工费损失96万元、营业损失100万元,亦无据认定,不予支持。

 

【律师分析】

 

在刑事诉讼中,为做到公平公正判决,对于证据的收集是否合法以及其是否能作为案件的定案依据,都有着严格的法律要求,作为侦查机关以及公诉机关,对当事人作出有罪指控更应建立在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的基础上。在本案中,公安机关在勘验现场时,未能采取有效的警戒、封闭措施,也没有依法邀请见证人对勘验检查过程进行见证,导致现场勘验笔录不具备真实性、合法性。此外,认定财产损失的价格鉴定结论也并不是按照现场的勘验结果所做出的,仅凭被害人单方填写,在此基础上,认定王某涉嫌故意毁坏财物且数额巨大,实属草率。

根据刑诉讼法存疑有利于被告人的原则,犯罪事实存在与否在证据上尚有合理怀疑时,法院据此作出有利于被告人的推定。

 

 


分享到: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9-08-21 11:06:25  【打印此页】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