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线电话:15201521510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维权指南

本人行政诉讼“朝阳区房屋管理局违法核发房屋拆迁许可证一案”的《行政诉

以法律的名义 2008-02-05 10:54:13 发表于焦点房地产网-谈房论市-弘善家园论坛


一、原告《行政诉讼起诉书》主要内容
2008年1月15日,本人就朝阳区房屋管理局违法核发《房屋拆迁许可证》(京朝拆许字[2006]第10号)向朝阳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诉讼请求及事实理由如下: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许可法》第四条规定:“设定和实施行政许可,应当依照法定的权限、范围、条件和程序。”第三十六条规定“行政机关对行政许可申请进行审查时,发现行政许可事项直接关系他人重大利益的,应当告知该利害关系人。申请人、利害关系人有权进行陈述和申辩。行政机关应当听取申请人、利害关系人的意见。”第四十七条规定:“法律、法规、规章规定实施行政许可应当听证的事项,或者行政机关认为需要听证的其他涉及公共利益的重大行政许可事项,行政机关应当向社会公告,并举行听证。” 第四十七条规定:“行政许可直接涉及申请人与他人之间重大利益关系的,行政机关在作出行政许可决定前,应当告知申请人、利害关系人享有要求听证的权利。”。
原告认为,原告作为被拆迁人,属于行政许可行为的利害关系人,被告在核发拆迁许可证前,均应告知原告有陈述申辩的权利但未告知,应该向社会公告、举行听证,并告知原告享有要求听证的权利,但被告均未组织听证更未告知原告。综合多项事实,被告颁发京朝拆字(2006)第10号《房屋拆迁许可证》的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许可法》第四条、第三十六条、第四十六条、第四十七条的规定。
故,请求法院判决撤销《房屋拆迁许可证》(京朝拆字<2006>第10号)。

二、朝阳区房屋管理局《行政答辩状》的主要内容
原告***起诉要求撤消北京市崇文区城市建设开发公司取得的京朝拆字(2006)第10号《房屋拆迁许可证》,针对同一《房屋拆迁许可证》,原告刘**、孙**、杨**、张**已于2007年6月提起行政诉讼,朝阳区人民法院经审理于2007年9月18日作出(2007)朝行初裁字第169号《行政判决书》,判决驳回原告刘**、孙**、杨**、张**要求确认《房屋拆迁许可证》违法的诉讼请求。刘**、孙**、杨**、张**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于2007年11月23日作出(2007)二中行终字第649号《行政判决书》,驳回上述,维持一审判决。
被告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四条第一款第(十)项“诉讼标的为生效判决的效力所羁束的,已经受理的,裁定驳回起诉”之规定,人民法院应裁定驳回原告的起诉。
综上,请求一审法院在查明事实的基础上,依法驳回原告的起诉。

以上是原告《起诉书》和被告《答辩状》的主要内容。可以明显看出:
一是被告在《答辩状》中,刻意回避原告提出的实质问题和主要事实,即被告在核发拆迁证前,是否告知了原告?是否召开了听政会??
二是从被告在《答辩状》中,没有说明刘**、孙**、杨**、张**是以同样的理由和事实提起的诉讼,即:是否同样是以被告的行政行为程序违法提起诉讼。同一行政行为,涉及多项法律规定,包括程序规定。
让我们拭目以待,共同见证公平与正义!共同见证司法公正!
在江西省宜丰县,被拆迁人何江伟今年初才知道2007年3月16日宜丰县房地产管理局已经向宜丰县机关事务管理局颁发了拆许字(2007)第001号《房屋拆迁许可证》。此前从无拆迁公告告知。是在当事人一再追要下才被迫出示了复印件。于当事人起诉,未曾想法院却不具备诉讼主体为由不受理。上诉后,二审法院却作出了如下荒唐的裁定书。
    当事人只好申请再审(详见《再审申请书》)。虽然拆迁裁决诉讼在进行中,但是被拆迁人对房屋拆迁许可的抗辩权不容剥夺!
    刚出台的《国家人权行动计划》就这样被某些政府和法院践踏了!!!
 
江西省宜春市中级人民法院
行政裁定书
                                                (2009)宜中行终字第6号
      上诉人(原审起诉人)何江伟,男,1971年4月28日出生,浙江省诸暨市人,高中文化,宜丰县敖桥城东加油站站长,住宜丰县流源村汇家源28号。
      上诉人何江伟不服宜丰县人民法院(2009)宜行初字第3号行政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
      原审法院认为,何江伟不具备要求撤销拆许字(2007)第001号《房屋拆迁许可证》的主体资格。依照《中国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四条的规定,裁定对何江伟的起诉不予受理。
      上诉人何江伟上诉称,宜丰县敖桥城东加油站是上诉人的独资企业,何江伟拥有该加油站国有土地的使用权。宜丰县房地产管理局在未将敖桥城东加油站的国有土地使用权变更登记的情况下,就作出(2007)第001号《房屋拆迁许可证》的行政行为,严重侵犯了上诉人的合法权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一条的规定,上诉人完全符合原告的主体资格。一审法院认为上诉人不具备要求撤销拆迁许可证的主体资格,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请求本院撤销一审裁定,确认上诉人符合原告主体资格。
      经审理查明,2007年3月16日宜丰县房地产管理局因宜丰县行政中心及城中公园项目建设需要,向宜丰县机关事务管理局发放了拆许字(2007)第001号《房屋拆迁许可证》,允许宜丰县机关事务管理局对原水泥厂.城东加油站.利家园等地范围的房屋及其附属物进行拆迁。宜丰县机关事务管理局获得拆迁许可证后,多次与上诉人何江伟就敖桥城东加油站的拆迁安置补偿事宜进行协商,并对加油站的土地及其资源进行了评估。由于何江伟对拆迁的评估报告提出异议,所提的补偿要求与拆迁方的方案差距太大,致使多次协商未果。2009年3月5日宜丰县机关事务管理局向宜丰县房地产管理局提出申请,要求宜丰县房地产管理局就敖桥城东加油站的拆迁安置补偿方案进行裁决。宜丰县房地产管理局收到申请后,于2009年4月2日向何江伟发出答辩通知书。2009年4月8日,何江伟向宜丰县房地产管理局提出答辩书。2009年4月13日,何江伟以宜丰县房地产管理局作出的拆迁许字(2007)第001号《房屋拆迁许可证》违法应予以撤销为由,向宜丰县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本院认为,宜丰县房地产管理局作出的拆许字(2007)第001号《房屋拆迁许可证》是属于行政许可范畴的具体行政行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许可法》第二条的规定,行政许可是指行政机关根据公民.法人或其他组织的申请,经依法审查,准予其从事特定活动的行为。本案中,宜丰县房地产管理局作出(2007)第001号《房屋拆迁许可证》,是依据宜丰县机关事务管理局的申请,经审查准予其在该县行政中心及城中公园建设中可以对规划建设红线范围内(原水泥厂.城东加油站.利家园等地)的房屋及其附属物进行拆迁安置补偿。虽然上诉人何江伟是敖桥城东加油站的所有权人,加油站的拆迁会导致其经济利益的损失,但由于何江伟不是该县行政中心及城中公园建设项目拆迁许可的申请人,因此,何江伟就不具有要求撤销该拆迁许可证的原告主体资格,其经济利益的损失可以通过其他救济途径解决。《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一条规定的条件是起诉条件,有别于原告的主体资格,故何江伟的上诉主张混淆了上诉二者的区别,因不予支持,一审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一条第(一)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四条第一款第(三)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判长   苏安平
                                                              审判员   李   刚
                                                              审判员   钟师荣
                                                        二00九年五月二十二日
                                                              书记员   李   林
 
再审申请书
 
    申请人:何江伟,男,1971年4月28日出生,浙江省诸暨市人,高中文化,宜丰县敖桥城东加油站站长,住宜丰县流源村汇家源28号
    申请人因不服江西省宜春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09)宜中行终字第6号《行政裁定书》之裁定,现依法申请再审。
    申请事项:
    一、要求撤销江西省宜春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09)宜中行终字第6号《行政裁定书》。
    二、要求依法受理申请人诉宜丰县房地产管理局房屋拆迁许可纠纷一案。
    事项与理由:
  2009年4月14日申请人向宜丰县法院起诉,要求撤销宜丰县房地产管理局向宜丰县机关事务管理局颁发的拆许字(2007)第001号《房屋拆迁许可证》。2009年4月21日宜丰县人民法院作出(2009)宜行初字第3号《行政裁定书》,以申请人不具备主体资格为由裁定不予受理申请人的诉讼。申请人依法上诉至宜春市中级人民法院。2009年5月27日申请人收到(2009)宜中行终字第6号《行政裁定书》,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申请人认为二审裁定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和程序违法,应当予以撤销。理由如下:
  一、二审裁定书第二页中认定:“经审理查明,……宜丰县机关事务管理局获得拆迁许可证后,多次与上诉人何江伟就敖桥城东加油站的拆迁安置补偿事宜进行协商,并对加油站的土地及其资源进行了评估。由于何江伟对拆迁的评估报告提出异议,所提的补偿要求与拆迁方的方案差距太大,致使多次协商未果。2009年3月5日宜丰县机关事务管理局向宜丰县房地产管理局提出申请,要求宜丰县房地产管理局就敖桥城东加油站的拆迁安置补偿方案进行裁决。宜丰县房地产管理局收到申请后,于2009年4月2日向何江伟发出答辩通知书。2009年4月8日,何江伟向宜丰县房地产管理局提出答辩书。”没有事实依据,程序违法和认定事实不清。
  1、由于二审并未开庭审理,不知二审裁定所认定的上述事实是从何知晓的?申请人的起诉状和上诉状中均无这方面的内容。所谓“经审理查明”是如何查明的?
事实是:2009年3月25日宜丰县机关事务管理局才提交裁决申请书,2009年3月30日宜丰县房地产管理局作出了答辩通知书,2009年4月8日申请人作出了答辩。
  2、如果二审法院向宜丰县房地产管理局和宜丰县机关事务管理局进行了调查,且由于拆迁许可与他们有利害关系,那么他们参与二审的身份应当是第三人,裁定书对此应当写明。
  3、此部份内容均是有关事实方面的,对这些事实二审法院并未征求申请人的意见,二审法院书面审理此案程序违法。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67条第2款规定:“当事人对原审人民法院认定的事实有争议的,或者第二审人民法院认为原审人民法院认定事实不清楚的,第二审人民法院应当开庭审理。”
    由于申请人在上诉状中已经对事实提出的异议,根据上述规定二审法院应当开庭审理,而本案二审却是书面审理。
    二、二审裁定书第二、三页中认定:“本案中,宜丰县房地产管理局作出(2007)第001号《房屋拆迁许可证》,是依据宜丰县机关事务管理局的申请,经审查准予其在该县行政中心及城中公园建设中可以对规划建设红线范围内(原水泥厂、城东加油站、利家园等地)的房屋及其附属物进行拆迁安置补偿。”没有依据。
  由于二审是书面审理,并未找申请人、宜丰县房地产管理局和宜丰县机关事务管理局开庭调查。二审法院如何知道(2007)第001号《房屋拆迁许可证》是依据宜丰县机关事务管理局的申请,且经过了宜丰县房地产管理局的审查的,这些均是二审法官的主观臆断。
  三、二审裁定书第三页中认定:“虽然上诉人何江伟是敖桥城东加油站的所有权人,加油站的拆迁会导致其经济利益的损失,但由于何江伟不是该县行政中心及城中公园建设项目拆迁许可的申请人,因此,何江伟就不具有要求撤销该拆迁许可证的原告主体资格,其经济利益的损失可以通过其他救济途径解决。《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一条规定的条件是起诉条件,有别于原告的主体资格,故何江伟的上诉主张混淆了上诉二者的区别,因不予支持,一审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是错误的。
  1、申请人并非以拆迁许可申请人的名义起诉的,而是以利害关系人的名义起诉,申请人具备诉讼的主体资格。
  由于拆迁涉及申请人加油站的迁移或灭失,二审裁定也认定“加油站的拆迁会导致其经济利益的损失”,说明申请人与拆迁许可有利害关系。《行政诉讼法》第11条第1款规定:“人民法院受理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对下列具体行政行为不服提起的诉讼:……(四)认为符合法定条件申请行政机关颁发许可证和执照,行政机关拒绝颁发或者不予答复的;……(八)认为行政机关侵犯其他人身权、财产权的。”从此规定可知,作为行政许可的申请人可以依据第(四)项向法院起诉,而行政许可的利害关系人可以依据(八)项向法院起诉。
  2、《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41条规定的起诉条件中包含了诉讼主体资格的内容,即“原告是认为具体行政行为侵犯其合法权益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申请人身份符合诉讼主体资格。
  根据第41条适格原告须具备两方面条件:一是“认为具体行政行为侵犯其合法权益”,只要原告“认为”即可,是否侵犯是审理阶段的事情。二是原告的类型,即公民、法人、其他组织,只要原告的身份符合上述三种类型就行,而申请人何江伟的居民身份证已经证明了他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
一、二审裁定均以原告不具备主体资格为由不予受理申请人的诉讼不知依据何在?
  3、申请人的经济利益的损失是否可以通过其他救济途径解决与能否提起本案的诉讼无关。
  本案涉及的是能否拆迁的问题,不是补偿多少和能否获得补偿的问题,因此申请人能否通过其他救济途径解决补偿问题与本案无关。
  四、二审裁定以《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一条第(一)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四条第一款第(三)项之规定作为裁定的依据,属适用法律重大错误。
  1、《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一条第(一)项的适用范围是判决,而本案二审审理对象是一审裁定,即(2009)宜行初字第3号《行政裁定书》,因此《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一条第(一)项不能作为本案裁定的依据。
  《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一条规定:“人民法院审理上诉案件,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一)原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的,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作为法官连判决和裁定均分不清楚,实在百姓的悲哀!!!
  2、《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四条第一款第(三)项与本案无关联性,不能适用。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四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裁定不予受理;已经受理的,裁定驳回起诉:
  ……
    (三)起诉人错列被告且拒绝变更的;
    ……”
    一、二审裁定不予受理的理由是申请人不具备起诉的主体资格,不是被告正确与否的问题,与此规定根本无关,二审裁定适用此规定实在荒唐!
    五、二审裁定遗漏了申请人代理人。
    二审中申请人委托了北京市才良律师事务所李金平律师作为代理人,并依法向二审法院提交了委托代理手续和书面代理词,但(2009)宜中行终字第6号《行政裁定书》仅写明了申请人的个人情况,却没列明申请人的代理人,裁定书中也没有律师的代理意见。
综上所述,(2009)宜中行终字第6号《行政裁定书》是错误的,且故意的枉法裁判,应当予以撤销。如此明显的违法,实在令人心寒,依法治国不能成为口号!
    此致
  宜春市中级人民法院

分享到: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4-01-10 15:34:27  【打印此页】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