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线电话:15201521510

王春刚律师辩护词:一起特殊的非法侵入住宅罪的终极辩护

 案情回放:被告人燕某某(女)的父亲因不满当地政府强行占地施工,在对自家承包地补偿及蔬菜大棚等地上物补偿经多次协商未果、大棚及菜地被强推的情况下,在施工现场服农药自杀身亡。被告人燕XX及家属情绪悲愤,认为这种后果是由村主任冷XX等与政府部门勾结损害老百姓权益造成的。遂将其父亲的遗体装入冰箱,从医院运回村里,在村主任冷XX家“车库”前搭设灵堂,烧纸祭奠。
       其后,XX公安分局副局长带领防暴队员赶到,将燕XX及在场亲属全部抓捕。其中9人以涉嫌“非法侵入住宅罪”、“破坏生产、经营罪”被逮捕并提起公诉。王春刚律师作为燕XX的辩护人参与本案辩护。
       在审查起诉阶段,周光权、陈兴良等刑法学教授参加本案研讨会,并出具了“专家论证意见书”,一致认为,本案被告人不构成犯罪。

辩 护 词

审判长、审判员:
       北京市燕XX律师事务所接受本案被告人燕XX亲属的委托,指派我担任涉嫌非法侵入住宅罪被告人燕XX的辩护人。
       开庭前辩护人查阅了本案的全部诉讼材料和证据材料,并会见了被告人,听取了被告人的陈述和辩解,现结合几天来的庭审活动,依据我国刑事法律之规定,提出如下辩护意见,供合议庭评议时参考。
       辩护人认为,指控被告人燕XX犯非法侵入住宅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本案的立案侦查违反刑事法律规定,本案不应提起公诉。人民法院应该对被告人燕XX宣告无罪。
       一、本案基本事实不清,导致涉案罪名要件缺失。
       第一,用于装被告人父亲遗体的冰柜的来源以及何人将装有遗体的冰柜抬入村长冷XX家的车库内,这一基本事实,侦查机关和检察机关至今没有查清,而该事实对认定被告人主、客观上是否实施犯罪行为至关重要。
       第二,该房屋具体的居住使用权人不明,公诉方提供证据不能清楚证明该房有明确的居住使用人,不能证实何人的居住权及生活安宁权受到了侵害。
       根据本罪的司法解释,非法侵入住宅罪侵犯的客体是住宅的居住使用权人的居住及安宁权 ,而本案中不能证实案发时何人在此居住。
        仅凭冷XX及所谓的保姆的证言,不能得出该楼房中与车库相邻另一侧的房屋由冷XX的弟弟及保姆居住的事实,且二人均未出庭作证。另外,侦查机关也没有提供所谓在该楼内居住的冷XX的弟弟的证言。 
       另外,现场勘验笔录制作于案发后23天后,该勘验笔录未经两名无利害关系人进行见证,取得方式违法,不能真实反映案发前及案发时该栋楼内是否有人居住。
       第三,进入“车库”并未导致住宅受到非法侵入。
       本案中“车库”为完全独立的部分,并不与同一栋楼房的其他房间直接相通。从现场照片看,车库内存放大量木板、杂物等,该房屋所有权人及使用权人是将其作为一个具有独立用途的部分来使用的,并不存在与楼内其他部份直接的经常的相互出入的问题。
       二、本案证据不足,非法证据应予排除。
       首先,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实被告人燕XX实施了非法侵入的行为。被告人燕XX的两份讯问笔录没有被告人的签字,根据《关于办理刑事案件排除非法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七条 “经审查,法庭对被告人审判前供述取得的合法性有疑问的,公诉人应当向法庭提供讯问笔录、原始的讯问过程录音录像或者其他证据,提请法庭通知讯问时其他在场人员或者其他证人出庭”的规定,在没有提交其他原始录音录像等证据佐证的情况下,不能证实该两份笔录所记载的内容与被告人陈述一致。且在讯问笔录中没有告知被讯问人相关权利义务,根据《公安机关执法细则》的规定,办案人员应该在第一次询问或采取强制措施时即告知权利义务,这种告知应该是在询问前,而不是在进行询问后才进行补正。
       第二,冷XX等人的证言存在造假及取得方式、取得程序、证据形式的违法性,根据《关于办理刑事案件排除非法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对辩护人提出的非法证据排除的请求,鉴于公诉方无法对其取证的合法性进行合理说明,人民法院依法应予以排除。
       另外,辩护人在庭审中对部分证人的证言提出异议,且该部分证人证言对定罪量刑有重大影响,根据(法发2010)20号通知:“办理其他刑事案件,参照《关于办理死刑案件审查判断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下次死刑案件证据规定)执行”。而《死刑案件证据规定》第十五条规定,“具有下列情形的证人,人民法院应当通知出庭作证;经依法通知不出庭作证证人的书面证言经质证无法确认的,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一)人民检察院、被告人及其辩护人对证人证言有异议,该证人证言对定罪量刑有重大影响的”;在庭审之前,辩护人即对证人证言有异议,要求法院通知证人出庭,现在证人不出庭,故,该证人证据,不应该被作为定案的证据。
       三、被告人燕XX主观上不具有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的故意,客观上也没有实施“侵入”的行为。
       被告人离开该村 20多年,对当地情况并不熟悉, 不知道冷XX住宅的具体位置等情况,既没有提议要实施本案中的“侵入”行为,也没有抬尸进入所谓“停尸的车库”,甚至没有证据证实被告人燕XX在到达现场后进入了该车库,结合本案事实及语境、语言习惯等,证人及被告人所陈述的“灵堂”,包括了在车库外搭起的帐篷。本案中所称的“进入”不能理解为进入车库。
       从现场照片能够看出,车库内装有大量杂物,从被告人父亲的身高推断,装遗体的冰箱至少在1.7米以上,车库内所剩空间有限,被告人燕XX及其他亲属只能是在车库门口烧纸。公安机关派80多名反恐突击队员到达现场对停尸事件采取暴力行动,并将在场的被告人亲属一律予以抓捕,先是欲以“妨碍公务”及“非法拘禁”进行侦查批捕,后认为该两罪名无法成立,最终才以莫须有的非法侵入住宅罪批准逮捕并提起公诉。
       四、本案不应提起公诉。
       本案中,所谓被侵犯的住宅的所有权人报案的证据,是在法庭审判阶段经辩护人提出质疑后,公诉机关和侦查机关补充侦查后提交的证据,因无通话记录查询单等相辅证,故其真实性存在重大疑问。本案公诉机关所称的受害人冷XX,并非停尸车库所在楼房的实际居住使用人,即使本案非法侵入行为存在,也没有侵害到冷XX的生活安宁权。侦查机关提交的关于公安局案件来源的记载为“领导指派”才真实地反映了本案真正的立案理由。报案记录中称“有人到家里捣乱”,对于这样的违法案件公安机关却派出了80名防暴队员并由副局长亲自带队,已明显不属于正常的接受普通报案出警。
       从庭审中公诉方提交的证据及被告人的陈述看,XX公安分局早已介入了被告人家人所在村的征地,警力主动介入为征地行为保驾护航,并一直冲锋在前。《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二项、《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国家安全部、司法部、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关于刑事诉讼法实施中若干问题的规定》第4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的相关规定,侦查机关主动介入这起所谓的“非法侵入住宅”案,违反法律规定。
       五、本案的起因具有特殊性,在处理该起因违法征地及毁坏财产行为而导致自杀事件的矛盾纠纷事件中,相关部门试图靠公权力来压制平息事态,导致被告人燕XX等人被追究刑责,这是对法律和社会秩序的破坏。
       本案中,被告人燕XX的父亲因财产受到侵害而又无力自助的情况下选择了自杀,这无疑是不可取的,不仅自己失去了宝贵的生命,也给亲人造成永远的伤痛, 被告人燕XX及其他亲属在极其悲愤的情绪下所采取的方式存在不不理智之处,但无论如何,本案都不能定性为刑事犯罪。
       截至目前,被告人已经实际被无辜羁押剥夺人身自由8个多月,如果在此情况下,公诉人仍然坚持被告人有罪,合议庭仍然做出有罪判决的话,那么最终受到伤害的不只是被告人,更是对法律的破坏,其对社会所造成的负面影响极其严重。因此,辩护人提请在座的公诉人及合议庭的法官,能够秉持法律人应有的公平正义、依法办案的法治理念和法治精神,作出无愧于法律,无愧于被告人,无愧于自我良知的决断。
       审判长、审判员,鉴于本案存在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及案件发生的特殊原因,希望人民法院真正做到“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使本案能够经得起历史的检验,希望人民法院最终能够排除干扰,守住法律的底线。
                                                                                                辩护人:王春刚
                                                                                                2011年5月10日
       本案判决结果:庭审结束后不久,燕XX等被释放,因本案涉及政府征地行为,鉴于其特殊性及社会影响,法院迟迟未作出判决。几经周折,2013年4月18日,黑龙江省道里区人民法院作出(2011)里刑初字第109号刑事判决,认定本案系因各被告人对征地补偿不满而引发根据其情节,对燕XX作出免于刑事处罚的判决。


分享到: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4-01-06 15:28:50  【打印此页】  【关闭
上一条:为权利而辩  下一条:太平纪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