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线电话:15201521510

王春刚律师为西安市潘家村被拆迁户李建宁被控“编造、故意传播虚假、恐怖信息罪”进

   西安行(一):古都西安的“城中村改造”
    三月,古都西安乍暖还寒,街旁花朵已然开放,天气却也多变。到达西安当日,正赶上古城几年未遇的沙尘暴,内心非常沉重,不注意环保的超速开发建设,令环境污染越发严重。
    近年来,伴随着全国声势浩大的城市化进程,古都西安市制订出台了一系列促进城市发展的政策措施,其中,“城中村改造”成为西安市大力推进的重点工作,取得了显著成效。西安市政府及各区县相继成立了“城改办”,在浩浩荡荡的征地拆迁及城中村改造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但是,在城中村改造过程中,出现的诸如采取非法手段,实施野蛮、暴力征地拆迁事件也是触目惊心,极大地影响群众利益,损害党和政府形象,影响社会和谐稳定。一部分被“改造”的原城中村居民(村民)对政府与开发商合作,将其赶上建筑质量存在质疑,容积率超出规定标准的“高层”,将大部分位置优越、市场价值极高的土地用于商业开发进行牟利的做法颇有微词。一些被拆迁户因对补偿安置标准不满而拒绝搬迁。而“城改办”及开发商为了尽早拿地施工而“不得不”采取诸如全国拆迁中较普遍使用的断水、断电、堵路、砸玻璃、欺诈、雇佣社会人员进行恐吓、株连政策等,更有甚者,采取非法强拆手段,未经法定程序,强行拆毁房屋,雇佣社会闲散人员,出动警力进行镇压。
著名的西安市潘家村改造,既是违法拆迁的典范。
始于2010年的潘家村拆迁,未搬迁的最后20多户村民在2012年12月26日至2013年1月6日期间被全部强拆,城改办出动千人进行强拆,村民根本无法靠前,强拆前也没有任何通知,未出示任何合法手续。
村民李建宁家的房子于2010年元月被城改办用挖掘机从后墙打了四个洞,并被停水停电,实在无法继续居住的情况下而不得以于2011年9月份开始搬到位于村中部的亲戚刘玉平家借住。哪成想,2012年12月26日,不禁自己家的房子被强拆,李建平借住的房子也未能幸免,被城改办非法强拆,更令人发指的是,李建平全家几十年置办的价值十几万元的财产被掩埋在废墟中毁于一旦。
“城改办”联手公安,预谋先将李建宁“拿下”,然后顺利进行强拆。
2012年12月26日上午,李建宁接到电话,让其去“售楼处”谈拆迁补偿方案。李建宁认为既然政府有诚意协商便没有多想,约上另一位村民李六学一道去了“售楼处”。谈了大约半个小时,李建宁觉得不能马上谈成,正准备离开时被告知“走不成”了。这时,莲湖区公安分局数名刑警已赶到,将李建宁、李六学一起控制住,并直接送往看守所。
而就在李建宁接到电话赶往“售楼处”谈拆迁方案的同时,大约七、八名环城西路派出所民警赶到李建宁家进行录像,并将李家院内水池边6个装有无色液体的啤酒瓶子带走。
被抓的当日,李建宁的房屋及借住的房屋被拆除。
次日,李建宁被刑事拘留。
截止2012年1月6日,仅十几天时间,潘家村二十几户村民的房屋全部被城改办非法拆除。
2013年1月25日,李建宁因涉嫌“编造、故意传播虚假、恐怖信息罪”被批准逮捕。
后据了解,李建宁属于潘家村拆迁维权的代表人,在村民中颇有影响。先将其“控制”并对其房屋强拆,造成其他未拆迁户的恐慌,最终安全顺利完成全部“违法”强拆,此计划果然奏效。事前,警方已经对李建宁秘密进行了录像,李建宁曾经对“城改办”的人说过一句“如果敢来强拆,我就抱着挖掘机同归于尽”的“狠话”、“气话”、“大话”。警察,在李家院子平台的水池边拿走四个装有无色透明液体的啤酒瓶,李家人讲,那是用来冲厕所和浇花用的。
李建宁几句“狠话”、“气话”究竟编造、故意传播了什么虚假恐怖信息?让哪些人感到“恐怖”,是否“严重扰乱社会秩序”?如果此中情况可定罪,那么,全国每一个征地拆迁项目,都不知道要关掉多少人,判掉多少人!
西安市莲湖区,一起公权力制造、导演、构陷的闹剧正在一步步上演。

分享到: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3-01-09 15:21:07  【打印此页】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