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线电话:15201521510

法制之耻——

从武汉农民自制土炮对抗强拆起
       前段时间,湖北武汉发生了农民以自制的土炮对抗强制拆迁的事件,此事经过媒体报道引起社会广泛关注。稍加思考,觉得该事件之所以引起关注,原因在于对抗方此次采取的对抗强拆的方式是以前未曾使用过的,从中我们也可以看出被征地拆迁的百姓为了争取权利所采取的对抗方式在不断“推陈出新”(找不到更贴切的词汇,只能用此中性词,同时作苦笑状)。该事件的主人公杨老汉也曾试图通过正常途径去反映诉求,但当他发现很多法律途径都行不通时,他最终选择了铤而走险,杨老汉当然也清楚这样做会给自己,给亲人及对方造成怎样的后果,但老杨觉得自己已经没有选择了!面对强制拆迁,这种“非常态”的对抗方式不是我们所提倡的,但我们又确实能够理解。它从另一个侧面也反映了某些地方政府部门及一些无良开发商在对待人民合法利益等重大问题时,在强大的政府利益和强势的企业利益与作为弱势群体的百姓利益相冲突时,其态度的冷漠、麻木及傲慢。     于是,暴力抗争成为百姓维权的选择,以极端的方式反抗强拆,其对抗程度是我们始料未及的。
      当56岁的武汉农民杨友德站在8米高的吊楼上举起自制的“土炮”对着全副武装的拆迁队射击的时候,这是怎样的一种惊心动魄的“壮举”,又是怎样的一种悲哀啊!这种方法似乎只在抗战时期为了保家卫国,对付日本鬼子用过吧!我佩服杨老汉的机智勇敢,更同情于杨老汉的悲哀与无奈!同时更感叹于拆迁队的“伟大壮举”。大型机械开道,头戴钢盔,手持盾牌,步步推进,应该是对付阶级敌人之举,而杨老汉不过一普通农民,其行为在没有被确定为犯罪之前应该人民中一员吧(后来当地派出所给出的结论也只是违反治案管理法,因情况特殊不予处罚),对待人民,对待因拆迁而引起的人民内部矛盾,对待人民民主专政的基础—工农联盟之重要组成部分—“农民阶级”中一员,为何会如此之兴师动众,要拆人家的房子,占人家的地,这样涉及公民生存权财产权的大事,为什么不能通过法律途径,给个说法,讨个明白, ?
      杨友德说“我不是强买强卖,国家有法律有政策规定,我不是多要,我不是暴民。” 不错的,政府也罢,开发商也罢,谁都无权主宰法律,超越法律,任意去剥夺别人的财产权利,而杨老汉也只是想讨个说法,但要一个说法竟然这么难!
    杨老汉称“我不是刁民。我要回自己的利益,维护自己的利益,我并没有把别人的东西抢为己有,我不是刁民。”,今天是你要拿走别人的东西,不是人家要抢你的东西,农民只是在争取自己的权利,就这么简单。
对于一个世代以土地为生的农民,一切生活来源都是土地,失去了土地,一个年近花甲的农民,其生活如何保障。请给他一条生活的出路吧。 
    正如一篇媒体文章所言:每每看到这样的新闻,总感觉到一种悲壮和悲哀。司法哪里去了,谁来守护村民的合法权益,难道村民需要用自制土炮、自建“炮楼”来保护自己的合法权利?诸如此类新闻,是我们的法制之耻。 
当金银湖派出所要求杨友德签“不违法协议”时,不知道其法律依据何在?杨老汉最终选择将派出所的“保证不违法”一句添改为“我决不先违法”,这一添改也体现出杨老汉内心的善良与无奈。
面对记者,杨老汉说“但是我死,必然是他杀,我不会杀我自己”,这是面对暴力拆迁的聪明之举,不是以死对抗,而是积极争取,杨老汉相信自己最终能够看到维权胜利的那一刻。
     今年的5月30日,国务院办公厅针对全国各地因违法强拆引发的极端对抗而造成的恶性事件频发,发出紧急通知:“要求严格征地拆迁管理工作,切实维护群众合法权益。 因工作不力引发征地拆迁恶性事件,有关领导和直接责任人将被追究责任。各地不能强行实施征地,对于群众提出的合理要求,必须妥善予以解决。”此“通知”无疑是十分令人欣慰的事情,但面对多年来愈演愈烈却始终无法从根本上得到解决的拆迁悲剧,一起起对抗暴力拆迁的惨剧,仅靠执政党及我们的中央政府发几个文件是否能够使问题得到解决呢?恐怕,最终还是要靠加快相关立法,使一切回归到法律轨道上来,尘归尘土归土,社会的和谐也就为期不远了,我们期待着那一天早日到来。希望有一天,我们拆迁律师没有了业务,那时我们真的会微笑面对,因为,在推动法制进步和社会和谐稳定的历史上,留下了我们的呐喊!
       前不久,湖北武汉发生了农民以自制土炮对抗强制拆迁的事件,此事经媒体报道引起社会广泛关注。此事件之所以引起关注,主要因为对抗方采取的对抗强拆的方式是以前未曾出现过的,可见被征地拆迁的百姓为了争取权利所采取的方式在不断“推陈出新”(找不到更贴切的词汇,只能用此中性词,同时作苦笑状)。该事件的主人公杨老汉也曾试图通过正常途径去反映诉求,但当他发现很多法律途径都行不通时,他最终选择了铤而走险。杨老汉当然清楚这样做可能会给自己,给亲人及对方造成怎样的后果,但老杨觉得自己已经没有选择了!面对强拆,这种“非常态”的对抗方式,不是我们所提倡的,但我们又确实能够理解。它从另一个侧面也反映了某些地方政府部门及一些开发商在对待百姓合法利益等重大问题时,在强大的政府利益和强势的企业利益与作为弱势的百姓利益相冲突时,其态度的冷漠、麻木以及傲慢。于是,暴力抗争成为百姓维权的选择,以极端的方式反抗强拆,其对抗程度是我们始料未及的。
       当56岁的武汉农民杨友德站在8米高的吊楼上举起自制的“土炮”对着全副武装的拆迁队射击的时候,这是怎样的一种“壮举”,又是怎样的一种悲哀啊!这种方法似乎只在抗战时期为了保家卫国,对付日本鬼子用过吧!我佩服杨老汉的机智勇敢,更同情于杨老汉的无奈与悲凉!同时更感叹于拆迁队的“伟大壮举”。大型机械开道,头戴钢盔,手持盾牌,步步推进,这应该是对付“暴徒”之举,而杨老汉不过一普通农民,在没有被确定为罪犯之前应属于人民中一员吧(后来当地派出所给出的结论也只是违反治案管理法,因情况特殊不予处罚),对待人民,对待因拆迁而引起的人民内部矛盾,对待人民民主专政的基础—工农联盟之重要组成部分—“农民阶级”中之一员,为何会如此兴师动众,要拆人家的房子,占人家的地,这样涉及公民生存权财产权之大事,为什么不能通过法律途径,给个说法,弄个明白 ?
      杨友德说“我不是强买强卖,国家有法律有政策规定,我不是多要,我不是暴民。” ,不错的,政府也罢,开发商也罢,谁都无权主宰法律,超越法律,任意去剥夺别人的财产和权利,而杨老汉只是想讨个说法,但要一个说法为什么竟然这么难!
    杨老汉称“我不是刁民。我要回自己的利益,维护自己的利益,我并没有把别人的东西抢为己有,我不是刁民。”,今天是你要拿走别人的东西,不是人家要抢你的东西,世上最苦百的是平民百姓,百姓只是在争取自己的最基本的生存权利,就这么简单。
一个世代以土地为生的农民,一切生活来源都是土地,失去了土地,晚年生活如何保障。请给他一条生活的出路吧!
    正如一篇媒体文章中所言:每每看到这样的新闻,总感觉到一种悲壮和悲哀。司法哪里去了,谁来守护村民的合法权益,难道村民需要用自制土炮、自建“炮楼”来保护自己的合法权利?诸如此类新闻,是我们的法制之耻。 
当金银湖派出所要求杨友德签订“不违法协议”时,不知道其法律依据何在?杨老汉最终选择将派出所的“保证不违法”一句添改为“我决不先违法”,这一添改也能够体现出杨老汉内心的善良与无奈。百姓不是“钉子户”,不是刁民,不是暴徒,如果不是情势所迫,谁又敢于与强势做力量悬殊的对抗。
面对记者,杨老汉说“但是我死,必然是他杀,我不会杀我自己”,这是面对暴力拆迁的聪明之举,不是以死对抗,而是积极争取,杨老汉相信自己最终能够看到维权胜利的那一刻。
     5月30日国务院办公厅针对全国各地因违法强拆引发的极端对抗而造成的恶性事件频发,发出紧急通知:“要求严格征地拆迁管理工作,切实维护群众合法权益。 因工作不力引发征地拆迁恶性事件,有关领导和直接责任人将被追究责任。各地不能强行实施征地,对于群众提出的合理要求,必须妥善予以解决。此“通知”无疑是十分令人欣慰的事情,但面对多年来愈演愈烈却始终无法从根本上得到解决的拆迁悲剧,愈演愈烈的对抗暴力拆迁的惨剧,靠我们的中央政府及政党发几个文件是否能够使问题得到解决呢?恐怕,最终还是要靠加快相关立法,使一切回归到法律轨道上来,尘归尘土归土,社会的和谐也就为期不远了,我们期待着那一天早日到来。希望哪一天,我们拆迁律师没有了业务,那时我们真的会微笑面对,因为,法制的进步留下了我们的名字。


分享到: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4-01-09 15:14:04  【打印此页】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