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线电话:15201521510

抚慰伍雷律师之“悲哀”

      近日,闻维权律师伍雷为在北海海城法院所受“冷落”而悲哀,作为同行兄弟除了声援,只能给予言语抚慰。伍雷兄弟,作为知名维权律师,您也算是走南闯北,四处碰壁的人了,难道还没有练出一副金刚铁骨和坚强的内心吗?人民法院对待人民的一些做法难道还没有习以为常,还存在侥幸和幻想吗?在去北海海城法院之前,对可能发生的结果难道没有一点预估吗?那只能说明,在维权的道路上,您仍然很幼稚或者说作为法律人还是有些理想主义了。在我看来,对于北海法院以及别的什么“海”之类的法院,出现您北海!北海!北海!(三)文中的情况,实在太正常不过了。
       前不久,在成都参加一场“新刑诉法修改后代理死刑复核案件”的研讨会,南充林波律师讲述其到内蒙古呼和浩特会见犯罪嫌疑人时遭警察拒绝,理由是无法分辨其律师执业证的真伪,需要出示执业地司法机关的证明。京城刑辩大状张清松律师戏称“您长得虽然没有我帅,但怎么看也像个律师啊”,对于林波律师的问计,在场百十号全国各地律师除了告知其诸如“抗议”、“找领导”、“找检察院”等常规的解决方式外,对这种阻止律师会见的可笑理由竟然也都无计可施。
        幸好,伍雷律师是一名忠诚的中共党员,可以行驶党章所赋予的党员权利。然而,伍雷律师试图通过组织渠道面见院领导,达到曲线救国的美好愿望最终没能实现,北海海城法院的党组,似乎不愿接受一个外地党员律师的接见请求,伍雷的“算盘”宣告破产。
      伍雷律师这样描述自己的心情,“我也不生气,只是感到北海的悲哀”,也难怪伍雷“悲哀”,怎么会不悲哀呢?其实能够做到“不生气”,已经是修炼到一定境界了,本人在长期代理征地拆迁案件特别是行政诉讼案件过程中就经常“怒火中烧”。
     伍雷的“悲哀”,也是律师群体的“悲哀”,更是中国法律和司法的悲哀,谨以此文,抚慰伍雷律师之“悲哀”,希望有朝一日,伍雷们不再“悲哀”。
                王春刚   律师
              2012-12-22   北京


分享到: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4-01-09 15:09:06  【打印此页】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