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线电话:15201521510

广西宾阳征地调查之—

             史上最不差钱县政府
       从广西壮族自治区首府南宁驱车约80多公里,到达宾阳县,这座抗战时期曾爆发著名的昆仑山战役、文革期间曾经发生过惨烈的“宾阳大屠杀”的县城。文治武功已成历史,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轰轰烈烈的征地拆迁“圈地运动”席卷全国,宾阳县自然不会落后。据武汉大学女博士生马潇雅介绍,宾阳县城原来很小,只有几条街道,现在我们看到的比较繁华地段,都是自己家所在村子陆村村委会马村的土地,马潇雅的父亲马瑞正是马一村五队队长。
哪里有压迫,哪里有不公,哪里就会有反抗。在宾阳县历次征地拆迁过程中,被征地拆迁农民与地方政府及建设单位矛盾不断升级,而地方政府及有关部门官员除了推脱、哄骗、镇压,似乎没有采取有效、务实的疏导、解决之法。
        宾阳县滨州镇陆村村委会五一村,在村民没有签字确认,没有听证的情况下,大量良田被一次次征占。村民们一次次自发行动起来与政府及用地单位进行抗争。翻开2003年人民日报,宾阳县违法占用五一村2000多亩耕地事件被公开报道,为此,宾阳县政府受到自治区政府及国土资源厅的批评,并书面致函人民日报进行道歉。然而,这并没有阻止宾阳县违规征地拆迁的决心。2005年,该县国土部门分两个批次征收五一村集体土地27.8929公顷(对于征地批文,失地村民一直无从得知)。2006年4月,宾阳县国土局将该宗土地挂牌出让,5月17日,宾阳县城建发展有限公司与县国土局签订《国有土地使用权挂牌公开交易成交确认书》,约定自签订《成交确认书》后15天内签订《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然而,直到11月27日,双方才签订了《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合同价款一千万元计算,按出让土地数量27.8929公顷(278929.34平方米)计算,每亩地的土地出让金为37453.18352元,若按照成交确认书的记载,将用于道路工程、规划预留教育用地、中心广场绿化、安置用地合计17.8亩土地扣除,按余下的10.0929公顷土地来计算出让价格,则每亩土地出让价为66053.03398 元,当然,前提还是约定用于道路工程、规划预留教育用地、中心广场绿化、安置用地合计17.8亩土地最终真正是按约定用途进行使用。
        宾阳县政府、宾阳县国土局制订的对该地块的征地补偿单价为每亩 23800元 ,再加上需要支付的拆迁补偿、征地工作费用及土地前期整理费用等,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宾阳县政府在这宗土地征收及出让过程中是赔本不赚吆喝的。很难想象,一个县城的国有土地出让价格仅为每亩几万元。  
        由于《土地管理法》等法律本身的滞后及现实的国情等原因,土地财政、低价征收农民土地高价出让,地方政府成为倒卖土地的二道贩子,这已经成为全国地方政府的真实状况。而宾阳县政府,在这宗土地征收、出让交易中却表现得如此慷慨(当然,这里所讲的“慷慨”仅仅是对于开放商,对失地农民还是相当吝啬的)。
宾阳县政府不从征地及土地出让中获利,堪称史上最不差钱县政府。如此做法,着实令人不解。我们不禁要问,宾阳县政府玩的这是一招?难道真的是不差钱?
再看以下事实,结论不难得出。
        继2006年5月17日,宾阳县城建发展有限公司与县国土局签订《国有土地使用权挂牌公开交易成交确认书》及11月27日双方签订《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后,该公司于2007年5月31日向宾阳县国土局递交《关于申请办理国有土地使用权分宗登记手续的报告》,城建公司以“公司资金周转困难”为由,申请先办理财政路片区9号宗地2033.44平方米的国有土地使用权分宗登记手续。2007年6月1日,宾阳县国土资源局作出批复,同意城建公司办理土地使用权分宗登记。城建公司为什么要先申请将不足全部合同约定出让土地一百三十六分之一的土地先行登记呢?结论很清楚,城建公司参加土地招拍挂竞标时根本没有资金,按照成交出让价计算,办理2033.44平方米土地登记,只需先缴纳出让金7万余元,这相当于该宗出让土地政府根本没有获得土地出让金,那么,宾阳县国土局为什么不按照约定及法律规定解除《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而是同意城建公司先行办理2033.44平方米土地的分宗登记呢?其后,该公司是否缴纳了该宗出让土地的全部土地出让金?何时缴纳的土地出让金?以上问题,目前还无法获知。但已经可以确定的是,城建公司将包括2033.44平方米在内的土地迅速分割转让给私人建房,而根据《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第二十条规定,受让人必须取得国有土地使用证,并完成合同约定的投资开发总格的百分之二十五,方可进行土地转让。城建公司转让土地的行为,显然是赤裸裸的倒卖土地,土管部门对此是放任的。在这一系列土地征收、出让过程中有哪些人参与了策划和实施?据说,已有原城建公司经理、国土局局长等人员或被抓,还有官员调离该县,不知是否与此征地、出让土地等行为有关。
        至于宾阳县政府所谓的“宾阳县广场路小区财政路片区城中村改造项目建设”的成果,失地农民没有看到也没有享受到,五一村部分农民至今还住在四周各种高层建筑包围的低矮房屋中。有的农民失去了宅基地后,无处建房,政府又不进行房屋安置。有的农民重新安排了一块宅基地,但由于征地拆迁补偿太低,根本没有经济能力建房。马一村二组马瑞林夫妻带着三个年幼的孩子被迫在田里搭建四角漏天的简易房居住,生活环境十分恶劣。而象马瑞林这样情况的农户周围还有很多。征地拆迁不但没有改善他们的生活,反而令他们流离失所,生活失去保障,有位年近七旬的多病老人至今没有办理社保,生活基本失去来源。
        然而,就是这样的环境,这样的家庭,马瑞林也无法平静地生活下去了,2011年,因征地补偿问题,马一村村民与政府及业主发生冲突,先后有40多位村民被抓,马瑞林、马潇雅的父亲马瑞正等13位农民被以“敲诈勒索罪”逮捕并起诉,宾阳县法院一审作出有罪判决。当地官方宣传部门对外公布消息:打掉一敲诈勒索黑恶势力团伙,保障了社会稳定及征地拆迁、工程建设顺利进行。村民小组与用地施工业主自愿达成补偿和解协议,何来敲诈勒索?无耻的构陷,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一群如此悲哀,可怜的贫困、悲苦农民,经招致如此陷害。应验了杨金柱律师的话:公权力拥有十八般武艺,再加上无底线的无耻,就天下无敌。公权力的无底线,!仰望那些在他们曾经世代耕种的农田里拔地而起的高楼,以及因建造这些高楼而大发其财的官人、商人,还有那些在高楼内尽情娱乐的人们,这些仍然住在贫民窟里的失地农民会作何感想呢?作为还保留了一点点良知的我们,有作何感想呢?
         期待着黑幕被层层揭开,还农民以公道,失地农民合法权益得到维护,正义最终得以伸张。


分享到: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4-02-09 15:08:09  【打印此页】  【关闭